话梅糖

吃得杂,口味刁
挖坑慢,填坑更慢
并非没有雷点,被对家点心会直接拉黑
新荒/歌仙中心为满足自我
鹤一期主要投喂基友
还有很多吃但是一时懒得产的
关注感谢不过请自助避雷……?
欢迎各种形式的交流,尤其是单车相关

【新荒】无尽夏

       长夏漫漫,睡眠较之享受更像是折磨。躺下了就懒得起身找风扇,何况搁置了一年还得清洗。半梦半醒间听见鸟啼,方知一夜便在对风扇的热望和暑热的煎熬中辗转过去了。

       于是想起西行的句子,“夏日之夜,有如苦竹;竹细节密,顷刻之间,随即天明”。

       荒北的低气压明眼人一看便知。眼角吊起,眼下隐隐的青色,后辈早躲得远远去了。喝干,揉扁第三罐百事的时候,有不怕死的人上前。

      “靖友,吃吗?”能量棒递了过来。

       远处躲开的后辈们猜想,新开前辈是不是只有这一句打招呼的话,和陌生人这样说,和赛场上的对手这样说,和队友也是这样说。

       荒北没动手,就着茬口狠狠一咬,囫囵吞了下去,“呿,训练了。说你呢那边的,完不成训练量就准备做一个月值日吧!”

 

       部室充斥着强运动呼出的二氧化碳和汗水的味道,实在算不得舒服。云脚低了,室内的光线愈发不好,闪电炸亮了半个天空,一场随性的夏雨。

       训练结束。开门,土腥味扑面而来,积水顺着坡道流下去,比起刚刚砸下来的气势,雨倒是小了很多,介于打伞麻烦不打伞湿透之间的体感。当然,那是建立在有伞的前提下。

       拒绝了一圈在门口躲躲藏藏的送伞的女生,新开回到了部室,迎面是检查完最后一扇窗户的荒北:“呆茄,你怎么还没走。”

       新开歪歪脑袋:“躲雨啊。”不等荒北反应,右肩挂上了第二个书包。

       “一边一个,蠢死了。”

       “这不是给靖友赔罪吗——都怪我靖友昨晚没睡好,腰还疼吗?”

       前方大踏步踩进雨地的人:“闭嘴!”

 

       雨天路人皆是行色匆匆,有伞的急着回家或是送伞,没伞的边跑边得留意不被行车溅上泥水。街道被罩上了朦胧和加速的滤镜。

       新开和荒北错开半个肩膀,走在后面,咯吱咯吱地啃着能量棒,借路灯将荒北的脸看得细致。习惯性蹙起的细眉,常被人评价为凶光满满的眼睛,窄而高的鼻梁,抿成一条线的嘴唇。路灯昏黄,打下来照得脸上毛绒绒的。

      荒北走得极快,没两步感到身后的热源不见了,折回去便看见新开在路灯下停了脚步:“干嘛啊废柴四号,不是你说那个餐厅很远要——”

       厚厚的嘴唇印上来,吮掉了咸咸的雨水,吻住了细细的绒毛。在右颊上碾过,不,不是碾,也不是其他的。拂过太轻率,呵气太温热。只能是吻,比一片羽毛更轻更软,像豌豆公主香甜的梦。

       没有被堵住嘴唇,荒北一瞬间失去了言语能力。

       橘红发丝遮挡了眼帘,缝隙间荒北看见路旁的蓝紫色,如梦如烟。那是盛开着的,大片大片的紫阳花。白天还是昂着头的,此刻,硕大的花球被打得低垂下去,娇嫩的花瓣委顿了,阔叶的边淌下雨水。

       但是不用害怕,那是能开满四个月,足以度过整个夏日的品种。

       有一点细节的补充,不看无妨,感兴趣可以戳:

       http://kudehuameitang.lofter.com/post/1eacd5dd_fcb6e7f

评论(8)
热度(18)
©话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