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梅糖

吃得杂,口味刁
挖坑慢,填坑更慢
并非没有雷点,被对家点心会直接拉黑
新荒/歌仙中心为满足自我
鹤一期主要投喂基友
还有很多吃但是一时懒得产的
关注感谢不过请自助避雷……?
欢迎各种形式的交流,尤其是单车相关

【新荒】迷迭香3(ABO,成人限定注意)

       不需要提醒这是ABO了吧。谢谢大家的红心蓝手(虽然我还是对推荐走不能修改耿耿于怀)。每次收到新消息提醒都特别开心,何况知道自己写的很烂。谢谢你们的停留,能多和我说说话就更好啦,比如指出bug讨论似乎并没有的剧情什么的(

       ABO相关有私设,大概不会太影响阅读?

       没有车,不用注意背后。大概……下章就可以开一辆破三轮了。所以原谅我这章混更orz




迷迭香by话梅糖

       电影里男女主角拥吻的时机总是特别的。可能是机场久别重逢,来不及放下行李就飞扑过去。又或者丧尸屠城,水怪肆虐,地震或者瘟疫都没分开彼此,劫后余生,管不了脸上的污黑。走向婚姻也要一个吻,融化在众人的祝福里。

       和那些场面比起来是差的太远了啊。

       只是,贴上来的一刻,荒北忘记了巧克力的味道,忘掉了氤氲的信息素,忘掉了未完成的训练,忘掉了聒噪的蝉鸣与如盖的绿荫。

       风静云止,夏日还有很长。阳光透过窗格洒在地上,斑驳的影子碎了一地。

 

       稀薄的理智支撑着荒北努力离开了一点。

       这的确是理智的支撑,没有其他人做对比,新开的嘴唇也是足够诱人的。柔软,略干燥,偶有一处不平滑的褶皱,不会觉得突兀,反而是刺激着敏感的唇部神经。没有伸舌头,干干的,靠过来时,温热的吐息打在脸上,有点痒。

       比蜻蜓点水长久一点。留下的波纹要大一点。

       “靖友真可爱。”

       荒北以为,自己主动结束了这个吻就是显而易见的拒绝的信号。新开这话让他更加惶恐。听起来就像,大快朵颐之前的“我开动了”。

       事实上,如果新开愿意,在更衣室做什么都可以。部活的自主训练长达两个小时,只要没有人好奇说着去找同伴的新开为何也一去不复返。就算有“不识相”的后辈偷懒跑回来,一个强大Alpha的气息,也足以令他们望而却步。

       结束了这个短暂的吻。荒北没有力气逃开,新开也没有主动离开。两个人的距离,只比刚刚唇齿相接的时候远一点点,任何一方一点轻微的动作,就可能回到上一秒的状态。

       眼睛是有焦距的,离得过近,并不会看得更清楚,反而是模糊一片。荒北眼中的新开就是模糊的,熟悉的面容变成了边缘虚化的色块。

       只有橘红的色块,这种感觉很熟悉。无数个在天台独自吃饭的中午,闭眼,阳光足够好的日子里,映在眼帘上的也是一片橘红。

 

       暖风吹进来,狭小的空间里弥漫的信息素似乎淡了一点。

       Omega的本能或许是顺势求欢,荒北的野兽本能则是远远逃开。距离一远,铁绀色的眼睛就变成了目光的焦点。和所有的深水湖一样,从没有波澜。哪怕把天光云影都倒映,也会被过于浓重的底色吞没。

      “靖友的味道很苦。”新开打破了沉默,“和靖友一样。”

       荒北几乎要笑出来了,这算什么,吃之前还要宣告一下对饭菜的不满吗?下面是不是还会说“是怜惜你才帮你解决问题的”,和“虽然难吃也不能浪费”一样?

       新开取出自己的制服递了过来:“你的给我吧。有力气自己穿吗?当然靖友需要我也可以帮忙哦。”

 

       刚刚降温的脸皮又烧灼起来,太可笑了,荒北意识到,从被发现到现在短短几分钟,百转千回多少念头。他拒绝了我。一个正常的、也受到影响的Alpha拒绝了一个发情期毫无还手之力的Omega。

       力气随着理智一起回来了,尽管离日常状态还差一点,至少不会任人宰割了。

       走出更衣室,新开捏着一罐百事。

       熟悉的气泡在胸腔里冲撞,味道也甜得发苦。谢谢二字在舌尖打了个转,荒北将它连同最后一口可乐咽下去了。

       有很多问题想问那边坐着的红发的家伙。那家伙又掏出了一根能量棒,偌大的训练室,只有咀嚼的声响。

       看见荒北穿好了制服,新开暂停了咀嚼:“抑制剂不能太常用。会一次比一次来的更猛烈。还会提前。”

       “……你生理课学的真好。”

       没有理会讽刺的语气:“给寿一留了纸条。下周还要上课吗?”

       “不上……就暴露了。”

       “大部分的Beta是察觉不到的,避开Alpha比较重要。”

       “比如你?”

       橘红的色块再一次近在咫尺:“靖友居然是这么看我的吗?刚刚是不是不该忍耐呢——”

       荒北吓得跳开:“别随时随地发情啊呆茄!”

       “发情的不是我。”新开伸手把窗户开到了最大,“再不走大家要回来了。”

 

       犹豫再三,荒北选择步行回宿舍取了抑制剂。他很难确定虚弱的自己是否还有能力骑车,骑车带起的空气流动更可能使信息素更快地扩散吸引路过的Alpha。自身难保的情况下,没法再多想如何处理更衣室里弥漫的信息素。新开说的没错,Beta基本是难以察觉的。眼下趁发情暂时被克制早点离开才是更重要的,至少在下一波发情的浪潮之前。

       回宿舍的注射了一支抑制剂,荒北冷静下来了。周末的训练必须缺席了,也感谢是周末,有了去医院开药的时间。

——TBC——

评论(10)
热度(46)
©话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