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梅糖

吃得杂,口味刁
挖坑慢,填坑更慢
并非没有雷点,被对家点心会直接拉黑
新荒/歌仙中心为满足自我
鹤一期主要投喂基友
还有很多吃但是一时懒得产的
关注感谢不过请自助避雷……?
欢迎各种形式的交流,尤其是单车相关

【新荒】迷迭香1(ABO,成人限定注意)

        是ABO ABO ABO,重说三。新开A×荒北O。不接受不要再往下看了放过彼此谢谢。

       未完,反正没人看反正lof的修改功能很好用就先扔刚摸出来的2000字。不知道会有多长,也许后续我还写生子呢。注意避雷。所以不要点推荐🙏推荐走的是不能被修改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在419的日子写ABO,可能是因为立了sakiko太太的本安全过关就写ABO新荒的flag,先写,虽然我还没打包发货(ntm

       为什么又是肉虽然这两千没有肉,当然是因为我不会写剧情啊(×

       自耕农最爽不过,自己造雷炸死自己。好吧大概就又是一篇普通的放飞自我,普通地标记普通地恋爱,如上所说,可能还会有普通地结婚生子。

       他们是普通人,普通地相爱相守。却是我心里最特别的一份。

 

《迷迭香》by话梅糖

       “哈啊……”荒北勉强扶住衣柜,身体不受控制地下滑。

       这一次,来势汹汹呢。他自嘲地挑起了唇角。

 

       荒北靖友,十六岁,一个发育完全的Omega。关系好的朋友知道,他国中意外受伤断送了棒球梦想,就读箱学后回到了运动场上。这么说也没错,但不全面——

       那次受伤后没多久,他迎来了第一次发情期,属于Omega的发情期。荒北是幸运的,恰逢手臂的治疗,医院迅速做出了应对,配好了合适的抑制剂,避免了某些Omega在大街上被捡走的悲惨遭遇。

       在报纸的角落上看见这样的消息时,荒北攥紧了抑制剂。事实上这个世界更多的还是工蜂一般的Beta,无论男女,他们几乎不受发情期的影响,很适合工作。然后是较少的Alpha,大都担任着领导的地位。        

       荒北是Omega,最少,也是最弱的那一种。

       事实上在进入第一个发情期之前,他不是没有想过自己是否会是这最弱势的一种。尽管在棒球上展示出了超绝的天才,像每一个主导这个世界的Alpha那样。但他的确过于单薄,已经很努力地摄入学习和运动必需的能量,空长个子,块头却还是太小。将这样的忧虑讲给AO结合的父母,得到了“也有不那么壮硕的Alpha”的回复。

       也就是说,大部分Alpha还是有着足够强健的体格吗。

 

       像新开那样。

       荒北看见新开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是个Alpha,是个Alpha的范本,说的老套一点,就是钟楼高塔的塔尖,王冠中心的宝石,丝绒蛋糕缀上的草莓。

       新开隼人,是人上人。

       用看可能不太恰当,准确的说,是闻出来的。还没进入新开的范围,他身上的甜香已经在刺激着荒北的感官。

       “寿一?他是你带来的新人吗?”新开咬着能量棒,难为他吐字清晰,“是个好玩的人呢。”

       新开的目光探过来时,荒北听见了自己过快的心跳。

       他的信息素……太好闻了。哪怕不是发情期,发育完全之后的荒北,头一次感受到了Alpha对Omega的致命吸引力。

       安全起见,应该立刻退部,或者不要再为成为正选拼命,离他远一点,再远一点。

       再回到不良的日子里吗,还是去参加一个全Omega的手工社团?

       想起被卖掉的摩托车,荒北为下一次发情准备了两倍的抑制剂。

 

       有些弱势是天生的,就像Omega容易被欲望左右;有些是飞来横祸,比如国中的意外。有些人自甘被弱势束缚,有些人想要左右弱势。

       荒北不是不敢承认自己是Omega,他很清楚,Alpha使人臣服的是实力,实力往往掌握在Alpha手中。如果自己也有足够的实力——

       在这之前隐藏Omega的身份,露出野兽的爪牙,把那些看不起自己的Alpha都踩在脚下。想一想就令人热血沸腾啊。

       踏板,踩得更快了。

 

       胜利女神接受了苦苦追求者的好意。入部时嘲笑他是初学者想参加IH无异于痴人说梦的前辈因为无法承受艰苦的训练退部了,顶着压力留下初学者的小福也松了一口气,连带着,发箍怪物和那个吃能量棒的,也都承认了荒北的实力。相比时不时一句毒舌的话,骑得更快重要得多。

       在Alpha、Beta混杂的自行车部,荒北站住了脚,以不为人知的Omega的身份。

       如果抑制剂的问题也能靠努力解决就好了。

 

       事实上,觉醒之后还正常上学的Omega少之又少。抑制剂如同它的名字一样,对发情期的作用是抑制。一方面是让信息素不要那么疯狂地蔓延,让Omega好过一点点,另一方面,让发情期推迟,推迟到何时不定。只要还有发情期,Omega就会一次次被自身折磨,直到有一个Alpha来“折磨”他。

       因此很多Omega在觉醒之后,在家里的安排下找了一个“可靠的”Alpha。尽管这个Alpha还可能标记他人,对时不时陷入发情地狱的Omega来说,总好过被捡走。

       Omega可是稀缺资源。发情且无助的Omega就像大餐被摆在超市试吃区,有哪个饥饿的Alpha能抵挡美食魅力呢。

       青春期之前的生理课上老师这样说。彼时荒北和那些未来的Alpha、Beta一样,笑得很开心。

       万万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也有这样的危险。

       除了再次加大抑制剂的分量,把精力更多的投注于学习和运动,荒北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如果是因为有一天自己也会被摆上试吃区,一开始就放弃走出去,直接做一个Alpha的,不知道第几位小娇妻,这对骄傲的他而言,是更大的酷刑。

 

       “靖友……?”熟悉的声线,熟悉的甜香。

       完蛋,是新开。他推开了部室的大门。Alpha的感官没有Omega那么灵敏,但当面对发情的Omega时,圣人也难以克制。

       一面是体内源源不断的,渴望被进入被标记的欲望,一面是Alpha好闻的,无孔不入的信息素,荒北愈发绝望。

       一次普通的部活。下午,蝉鸣声声,让人头晕烦躁。没有太多经验的Omega将其归结为过快热起来的天气,教训了几个偷懒的后辈,荒北开始察觉到不对。出于学习和运动的需要,荒北并不像看上去那样挑食。但刚上骑行台不久,荒北就感到,今天体力流失的太快了,他几乎不能完成平时热身的运动量。

       终于还是做了自己最讨厌的事,佯装偷懒跑出去买了一罐百事。扎实的气泡入喉,二氧化碳从鼻腔中溢出,啊,似乎好一点了呢。也许真的是前夜熬夜的影响。荒北笑自己太过敏感。再回到部室时,小福他们已经走了,留话说尽快热身完跟上来。

       再次感到不对是推Bianchi出门的时候。今天也太热了,热得过分。炙烤的地面几乎要晒化,冰百事缓解的效力一瞬间消弭。荒北闻到了自己信息素的味道。

       是迷迭香。

——TBC——

 为了防止不能修改,不要推荐谢谢。

评论(2)
热度(40)
©话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