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梅糖

吃得杂,口味刁
挖坑慢,填坑更慢
并非没有雷点,被对家点心会直接拉黑
新荒/歌仙中心为满足自我
鹤一期主要投喂基友
还有很多吃但是一时懒得产的
关注感谢不过请自助避雷……?
欢迎各种形式的交流,尤其是单车相关

       预警:

       百合百合百合,重说三,就是鹤丸♀×一期♀。接受不了请退出,不谈人生不上槽站。都是现代女生。

       不了解日本学校,尽量避免写到一些设定,很可能还有低级bug,劳烦指出,也请多担待。

       我流短打日常,索然无味。没看出来cp感觉像cb?我的锅

       是写给某人的生日贺文,配乐是此意不是文的配乐。故事的时间背景就是今天。虽然发出来的时候你那边还没到你生日这天。总之生日当天强行塞你一口粮。难吃我是不负责的。

       生日快乐!认识你真是太幸运啦!被拖入这个坑也很开心!对你的喜欢有————————————————————————————————(对不起屏幕不够显示意思一下 这么多!

《早樱》by话梅糖

       “tsuru……”

       “maru”的音在齿缝间徘徊,落下时已经轻得听不到了。

       对面的人扬起笑容:“抱歉被社团的事情耽搁了,来晚了,一期同学。”

 

       回过神时,两人已经坐上了校园巴士。还没到盛放的季节,这座因樱花与古迹出名的校园没有太多游客,连带着巴士的发车间隔也调整成了半小时。

       十分钟过去了,车上除了她们只有一对情侣。

       一期觉得自己得说点什么,等待是难捱的,也是欣喜的。大半月前提出要跨过半个日本来看故友的是她,滞住了嗓子的也还是她。提前想好要讲给她的事,在路上对着车窗调整的嘴角弧度都像节庆时放飞的白鸽,扑棱棱地消失了。又像是昨夜休息不好的优等生拿到考卷的一瞬间,发现脑子比面前的纸还空,还白。

 

       国中最后一个生日,鹤丸送了一期一本《小王子》。边嘲笑鹤丸老套的文艺情怀,一边把它放在了书架举目所及之处。没有翻开,连扉页都没有。

       没有一次性的、毁坏了就无法还原的塑封,一期承认,是想过是不是赠书人撕掉了它,在里面留下了需要寻找的特殊印记。把这样的想法半开玩笑地告诉对方时,得到的回复却是“那是因为这是最后一本日英对照版,买回来没有塑封”。失望吗?一期问自己。或者说,在期待什么呢?

       于是更加没有了打开的动力。如果感觉自己考得很糟糕,不去领成绩单还可以蒙骗自己也许老师判卷松得分不那么难看,或者,感觉是错的。不打开就不会知道里面有什么,坏的,好的,或者,什么都没有。

       一期猜测,没有看过《小王子》的人和听过《小王子》名句的人差不多多,自己算一个。在打完给鹤丸那个说自己想来对方大学看看的电话后,她想起了一句,是说你下午四点要来,我从三点就开始感觉幸福吗?

       对着镜子摸了摸刚刚被手机和吐息贴近的右脸,有点烫,是该换手机了。

 

       相比一期大学所在的北部,这里的春天暖和太多了。

       鹤丸也说过自己怕冷。说这话时,她正把脸埋进烤山芋里,抬起头,鼻尖沾了一点。

       “伸手为对方擦这种事,太犯规了啊。”

       一期的手滞在半空中了半秒,还是上去,拧了一下对方冻得通红的鼻尖:“冷倒是多穿点啊?比如说裙子不要这么短?”

       烤山芋吃完了,鹤丸搓了搓失去热源的手,有点苦恼地拉了拉裙摆。不是我自己剪短的。谁知道一年级穿着太长的裙子,三年级就短成这样。她解释说。

       正是抽节的时候,少女的身躯和竹子没什么两样。只有纵向的拔条儿,横向就显得愈发干瘦。半夜惊醒,仿佛能听见骨骼延伸的声音。

       多喝一点牛奶吧,一期把热好的牛奶放在课桌上,又被同桌推了回来。

       这个牌子太腥了。虽然还是谢谢一期同学的好意,鹤丸促狭地笑了,不过,我快要长过你了呢。这样说,一期同学才是几乎没长个子,才是应该多喝奶的那一个。

       因为有的人,就是发育比较早啊,一期回敬,生长迟缓的人没有资格说别人!

       是了,刚入学的时候,鹤丸是坐在前三排的。很后来的后来,调整座位,她到了和自己一样的倒数第二排。入学之初被同学们叫做小矮子的鹤丸,也快要长过自己了?

        那张圆滚滚的包子脸,也随着扯条有了漂亮的弧度。

 

       晚上洗澡,低处的柜子已经放满了衣物,准备接过对方的筐放在高处时,才发现对方已经踮起脚尖放在了高处。

       感慨着自己突然没了用处,内衣也闹起了脾气。

       一期怎么这么慢啊,我都穿好了。

       对、对不起,扣不上……

       那么,周末要去买新内衣吗。鹤丸的手伸了过来,刚洗完,有点烫。雾气蒸腾,待了太久,一期感觉自己人也飘了起来。

       是小了点……一绺没被毛巾包好的头发垂在颈后,一期怕痒得动了动,还没好吗。

       真的很难扣啊。泡过汤,镜子两个人的脸都绯红一片。

 

       好困啊,今天可以先睡吗。草稿纸上写满了公式,一遍一遍,没有接下来的步骤。

       至少把头发吹干吧。不然会头痛的。收起自己的作业,一期坐在鹤丸床内侧,揽住了面前的长发。

       一期对我真的很好。丢了笔,鹤丸由着一期摆布自己。银白的长发垂下来,比主人脾气好得多。

        身后人半天没有回音。鹤丸自顾自说了下去。老师是真的以为裙子是我剪短的,她上次拉我出去就是讲这件事。我气不过,就干脆散发上学了。她再说我不好好学习,就解释说是因为被头发夺走了营养。

        还有长得太快的个子。下次带零乳糖的牛奶给你吧。将最后一绺头发的发梢也梳顺,一期插上了吹风机。

 

       毕业的时候鹤丸也没剪掉长发,尽管老师反对的理由是不遵守过肩发要束起的规定。

       樱花飞舞在弥漫着感伤气氛的校园里,每课树下都有男男女女在诉说着什么。大概是都抱着现在不说就再也来不及说的觉悟。

       照毕业照的一刹那是人最齐的时候吧。一期戳了戳站在自己旁边的鹤丸,示意他看那些还没轮到的班级。

       所以一期一会儿也要去树下问男生们要扣子吗。

       不,我不想要他们的……

       鹤丸牵住了一期伸过来的手。至少一期的扣子,要留给我。

       闪光灯恰到好处地亮起,一期还没来得及收起一瞬间的惊慌。

       和一期在一起的三年,真开心啊。鹤丸补充说,风过,樱花簌簌而下。

       一期眯起眼睛,想起历史课讲过的,土方岁三先生的俳句。

       人の世のものとは见へぬ桜の花。

       

       “今年的樱花还没开。”顺着一期的视线看向窗外,鹤丸不无遗憾,“准确的说,樱前线还没有登陆呢。”

       “是我来得太早吗?”

       “不,正好。”

       

       一周后。

       “下周我会去你那边玩,一期要尽地主之谊哦?”

       “可是那个时候,樱前线也还没推进到我这里。”

       “我不是看花。”

评论
热度(16)
©话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