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梅糖

吃得杂,口味刁
挖坑慢,填坑更慢
并非没有雷点,被对家点心会直接拉黑
新荒/歌仙中心为满足自我
鹤一期主要投喂基友
还有很多吃但是一时懒得产的
关注感谢不过请自助避雷……?
欢迎各种形式的交流,尤其是单车相关

【歌婶】梨花一枝春带雨(成人限定注意)

审神者性别女,没有名字,第三人称


未成年自觉回避谢谢。


 

       熊本城的春天如期而至。

 

       虽说不临海,不算太远的距离让海风四季常驻。雨水是海风给这座城的馈赠。

 

       偏偏今年是个例外。入春十余天,转暖的势头不歇,雨水已经缺席很久了。

 

       “梨花都要被旱死了。”她赌起嘴,蹙眉看着廊前因为长久缺乏滋润而土色渐浅的土地,“我还想吃梨呢!”

 

       歌仙笔下一顿,临写了一半的卷轴被这一点洇开的墨色毁掉。干脆搁下笔,来到窗边立在自家审神者身后:“那是观赏梨花,去年你刚到这里吃过的,不记得了吗?”

 

       “又酸又涩的那个?”她讶异地回头,“那是梨树结的果子?”

 

       “我的主人啊——”歌仙有点无奈,看她红润的小嘴依旧嘟嘟囔囔地念叨四季温暖湿润的熊本城催不甜任何一种水果,不想听,那么干脆——

 

       全文走这里

 

       审神者意识涣散地应了一声,脑海中最后的画面是头顶的帐子。半夜潜入的风吹得帐子变形,里侧鼓起来,像个畸形的风帆。模糊得仿若用完了墨色的新月照在窗纸上,一枝两枝的花影绰绰。

 

       “几时了?”,审神者从围帐中撑起身子。

 

       歌仙拉开门,一点混着土腥气和青草香的暖风钻了进来,连带雨点连珠似的从瓦楞上掉下来。

 

       “竟下雨了。”

 

         一刻钟后,歌仙为她披上披风,掸掸衣角:“后半夜就下了。”说着递过一把纸伞。她顺势就要使劲撑开。见她这般出蛮力,他笑笑:“不风雅。”一手按她手执伞柄下端握处,一手握住伞骨末端合拢处上推擎开。审神者抬头看见素色油纸上绘着双重圆,口里念叨着“雨雨下下让母亲,打着蛇目来迎接,高高兴兴不得了”。

 

       与秋雨不同,因为没有白雾胶着,目力所及仿佛比雨前还远了些。阶前昨夜新发的草芽尖淡得发黄。而原先就有的方被喜雨润泽,翠色欲流。远处被密密匝匝的葱绿遮住的鸟居,只露出一点点朱红笠木。

 

       两人同行到梨树下,不觉都叹了口气。前阵子缺水,梨树打苞已是不易。眼见着好容易憋着一口气生了一树花蕾。如今,枝头留存的还不如泥地上陷落的多。

 

       看见他对着一树还未开就被雨打凋七七八八的梨花皱起了眉,审神者踮起脚尖沾了一下他下垂的唇角:“堵住你的嘴。先说好,我可不想听什么‘桜色に衣は深く染めて着む花の散りなむのちの形见に’,太哀戚了。”

 

       歌仙半真半假地叹了口气:“我的主人,这是写樱花的,根本就不切题啊。您啊,还真是不懂风雅呢。”

 

       她从被雨打得花瓣泛光的梨树上收回视线,木屐尽量避开地上那些来不及盛放的雪白:“那你倒是说一个切题的啊。”

 

       左手抓紧伞把,歌仙用右手把她带到怀里。温热的气息拂过她右脸,只听他在她耳边缓缓吐出七个潮湿的字:

 

       梨花一枝春带雨。 

 

 

 

 

 ——FIN——

 

 

想起来了就发一下这篇反正看过的人也不多(× 两年前写的了,现在看在一边感叹幼稚一边感叹我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所以正文一个字没改(


发出来就是个存档免得我哪天自己都找不到了;顺便感叹一下两年了tag还是这么少啊……


我永远喜欢歌仙兼定.jpg

评论(2)
热度(24)
©话梅糖 | Powered by LOFTER